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21:11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下午消息,如无意外,美联储历时多年的量化宽松(QE)项目很可能将在今晚跟大家告别。长期以来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的三轮量化宽松避免了美国通缩的出现和金融系统大崩盘。但是,对于量化宽松究竟对实体经济产生了多大作用,分析人士看法不尽相同。下面我们来看看部分金融市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时间10月28日凌晨消息,欧洲央行称,该行上周结算的担保债券(covered bond)购买交易总价值为17.04亿欧元(约合22亿美元),这是该行为刺激欧元区经济而采取的最新措施。欧洲央行从10月20日开始购买担保债券,六年来第三次重返这一市场,这是该行为抵御通缩和促进欧元区经济复苏而作出的最新尝试。投资者一直都在密切关注欧洲央行第一周的资产购买规模,以便权衡该行行长马里奥 德拉吉(Mario Draghi)将以多快的速度来履行其承诺,将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最大扩大1万亿欧元。尽管欧洲央行将在今年把资产支持债券加入到购买计划中去,但刺激性措施可能不足以复苏欧元区经济。西班牙毕尔巴鄂比斯开银行(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aria SA)的欧洲信贷研究负责人奥斯丁 马丁(Agustin Martin)表示:“这一金额比我们预期得要大。这些数据告诉我们,欧洲央行在扩大其资产负债表规模的问题上十分积极。”欧元区经济仍面临困境,且预计10月份通胀率将连续13个月保持在1%以下,这种环境下德拉吉面临着需要采取更多措施的压力。虽然从美联储到日本央行等全球最大央行都在利用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来扩大自身资产负债表规模,但到目前为止该行尚未采取这种措施。从欧洲的银行健康性检查来看,各国以及各大银行实施全球资本规定的速度存在很大差异;如果新的资本规定完全执行,那么将有36家银行无法通过检查。在执行“巴塞尔III协议”资本规定方面,欧元区落后于该地区以外的国家,这一协议将在2019年完全生效,届时可能会令欧洲央行面临另一种挑战,原因是该行将从下个月开始负责监管欧元区的银行。信用评级服务机构穆迪的银行部门董事总经理卡罗拉 舒勒(Carola Schuler)表示:“在满载的情况下,许多银行都只能以非常微弱的差距通过压力测试,后者可能会在满足测试条件的问题上面临挑战,因此预计这些银行将需要采取更多措施。”据欧盟银行管理局(EBA)上周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大约有25家欧元区银行未能通过压力测试,而如果是在巴塞尔III协议完全生效的情况下,则还有11家银行将无法通过。这可能会令更多银行面临压力,必须设法提高自身资本的数量和质量,而这将导致其盈利能力、增长计划和股息受损。由于德国反对购买主权债券的缘故,欧洲央行官员选择了担保债券和资产支持债券作为最新的工具来帮助扩大该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随着央行官员称其计划将会刺激新的债券发行交易,但摩根士丹利和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都表示,该行很可能将需要购买其他资产才能达成目标。在总额2.6万亿欧元的欧元区担保债券市场上,欧洲央行将只能根据其贷款再融资担保品架构来购买其中的某些资产。欧洲央行从今天开始每周宣布其购买规模,而该行副行长维克托 康斯坦西奥(Vitor Constancio)曾在本月早些时候表示,符合购买条件的债券的总额大约为6000亿欧元。与此同时,欧洲央行将在本季度晚些时候开始购买资产支持债券,而根据康斯坦西奥的说法,符合该行购买条件的资产支持债券总额大约为4000亿欧元。管理着320亿美元客户资金的GLG Partners公司驻伦敦的基金经理Jon Mawby称:“对欧洲央行来说,看起来担保债券和资产支持债券购买活动是所受阻力最小的。事实上,重要的是随后该行将会推出什么措施;而可能更加重要的则是,随后会有什么措施不会被推出。”到目前为止,从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到比利时央行行长柯恩(Luc Coene)等高官都曾表示,他们希望首先判断上述措施的表现如何,随后才会考虑作出其他选择。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成员汉森(Ardo Hansson)表示,在当前的刺激性措施向欧元区经济传导之时,不应采取更多的措施。此外,欧洲央行还正在依靠其向银行提供定向长期贷款的方式来刺激面向实体经济的信贷活动。虽然压力测试显示有25家银行需要填补资金缺口,但在今年欧洲央行实施了这项贷款以后,仅有8家银行仍需要这样去做。在2009年启动上一次担保债券购买计划时,欧洲央行成功地完成了购买600亿欧元债券的任务,但在第二轮中则未能达成400亿欧元的目标,仅购买了164亿欧元。而据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在本轮的担保债券购买活动中,欧洲央行仅在二级市场上进行购买。“大多数人都希望他们(欧洲央行)采取更多措施。”伦敦私人投资公司Sanlam Private Investments的固定收益部门负责人克雷格 维西(Craig Veysey)说道。“如果欧洲央行买不到足够的债券,那么市场就将开始猜测其将不得不同时购买公司债和政府债券。”(星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时间10月29日晚间消息,前美联储主席艾伦 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周三称,美联储将无法在不引发金融市场

北京时间10月28日晚间消息,日本经济仍旧面临着难以摆脱销售税上调所带来的增长减速的困境,而与此同时有关日本央行是否有能力实现通胀目标的怀疑情绪正在与日俱增,从而令该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所面临的政治压力日益加大。周二,黑田东彦遭到了反对派乃至执政党议员长达几个小时的盘问,盘问的内容是他在2013年4月份推出的激进的刺激性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黑田东彦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亲自挑选的日本央行行长,并且获得了后者的强力支持,一直以来他都在设法抑制持续走高的日元和不断下跌的物价,这些因素在过去多年时间里导致日本经济承压。这与他的前任白川方明(Masaaki Shirakawa)形成了鲜明对比,后者在任期间一直都不愿采取激烈的宽松措施。但在周二召开的国会听证会上,黑田东彦和日本央行的其他高官接受了长达三个小时的盘问,原因是国会议员对该行史无前例的宽松政策所带来的副作用感到不满。日本共产党议员Mikishi Daimon 说道:“这项计划是反常的。”这一用词跟安倍晋三和黑田东彦的说法形成了对比,两人曾不无骄傲地宣称央行宽松计划是“独特的”。国会议员在听证会上着重指出,日本央行购买数量如此庞大的政府债券会带来风险。目前,该行正在以间接的方式购买相当于70%的新发国债。国会议员称,这就相当于是日本央行为政府的借款提供融资,并向黑田东彦施压,要求他说明该行将如何退出大规模的债券购买计划,同时又不会对市场造成破坏。国会议员还称,日元走软的一部分原因是日本央行的政策所致,而日元走软所带来的进口价格上升则正在导致经济受损。日本公明党的议员Makoto Nishida表示:“有些人极力主张,我们不应采取进一步的宽松措施。”他援引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观点指出,日元过于走软会加重经济的扭曲状况。但黑田东彦则对这种观点作出反驳称:“毫无疑问,日元下跌从整体来说给经济带来了正面影响。”与此同时,国会议员还就日本央行在“大约两年时间里”实现2%通胀目标的问题向黑田东彦提出了质询。大多数民间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一目标是不切实际的。日本民主党的议员Tsutomu Okubo指出,普通人对这个目标的解读会是2015年春天,这是因为日本央行是在2013年4月份出台该政策的。他随后指出,近日以来日本央行高官的言辞已经变得过于含糊,并敦促黑田东彦承认该行已经推迟了这一目标。但黑田东彦重申,日本央行预期2%的目标很可能将在“2015财年或该财年前后”实现,这一财年截止于2016年3月份。Okubo说道:“如果你们已经改变了原始目标,那么就必须清楚阐明,否则人们和市场都将感到困惑。对于外界而言,这是不可理解的。”日本央行将在本周五召开政策会议,预计该行理事会将公布三年通胀和经济增长预期数据。许多观察人士都预计,日本央行将暂停推出更多的刺激性措施。黑田东彦曾在此前表示,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是衡量通胀发展趋势的最重要指标,而目前市场预计未来几个月时间里这项指标可能进一步下降,主要是由于油价大幅下跌。在8月份,核心消费者物价指数已经下降至1.1%,原因是受到日本当局在4月份上调销售税的影响。日央行副行长岩田规久男(Kikuo Iwata)则表示,如果2%的通胀目标不能达成,则他将引咎辞职,但他表示该行此前承诺过的时间框架并不像“列车明细表”那样死板严格。(星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妈妈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