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1:29:27

   中国维和部队【环球军事报道】哈尔滨的冬雪总是有刺骨的寒风相伴。即使是雪天,在沈阳军区某摩步旅训练场上,仍有上百名士兵身着迷彩服,头戴蓝色贝雷帽,分组进行擒拿格斗、楼房攀登、手枪射击、自动步枪战斗射击、装甲车高射机枪射击等演练。他们就是9月下旬从非洲马里归来的中国首支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的安全部队。《环球时报》记者近日采访这支被联合国长官赞为“王牌”的维和队伍时才知道,这是一支平均年龄只有25岁的队伍,且75%都是独生子女。与这支警卫分队一起赴马里接受一线挑战的还有工兵分队和医疗分队,他们在马里时,在维和官兵和当地民众中流传着“有困难找中国军人”的说法。从2030份请战书中选出首批170名维和警卫2012年初,西非内陆国家马里发生军事政变,与此同时,马里面临北方分裂危机,北方反叛武装向政府军控制地区发动大规模进攻。为平息战乱,推动马里政治进程,2013年4月2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2100号决议,授权成立联合国驻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受联合国邀请,中国去年12月前后陆续派出一支395人的维和队伍,驻扎在马里联马团东部战区 加奥维和任务区。这次除工兵和医疗分队赴马里外,中国首次派出170人的安全部队,主要负责为联马团东战区司令部提供安全保卫。在执行马里维和任务之前,中国参与的都是支援保障任务。1990年4月,我军首次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向中东停战监督组织派遣5名军事观察员。24年来,中国累计派出维和官兵2.7万余人次,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派遣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在联合国维和经费出资国中排名第6位。中国参加维和任务以来,先后有3名军事观察员和6名士兵在执行维和任务中牺牲。加奥在马里东北部,撒哈拉沙漠南缘,是直面马里反政府武装的前沿阵地。中国维和人员刚到加奥机场时,弹孔、弹壳在机场航站楼里随处可见。这里白天地表温度高达60度,晚上蚊虫肆虐;凶猛的沙尘暴能把汽车掀翻。除了这些,他们还得时刻提防反政府武装的火箭弹、汽车炸弹以及隐藏在平民中的各种恐怖袭击。“能把他们生龙活虎、一个也不少地带回来,是我最大的欣慰。”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部队指挥长兼任中国警卫分队队长张革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9月中下旬,把钢枪交给接班的第二批中国维和队友后,张革强带着394名队员平安回到祖国。据联马团公开数据,截至目前,已有43名维和人员牺牲,但无一例来自中国。回忆起这次维和任务,这名38岁的优秀野战军指挥官自豪而又激动。张革强说,接到组建维和警卫分队任务后,沈阳军区老虎团就沸腾起来。作为团长的张革强很快收到2030份请战书。对于这一点张革强并不意外,因为“老虎团1928年成立,是一个红军团,保留着红军军魂”。组建的队伍平均年龄只有25岁,75%都是独生子女。虽有胜利在握的把握,但有些人还是做好了最坏打算,有的甚至写了遗书。警卫分队政工干事杨华文,1986年出生,2004年考入国防科技大学。得知组建警卫分队消息后,他上午领了结婚证,下午就递交了请战书。杨华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去真的不是为了立功表现、津贴奖金或者个人荣誉。我们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挺身而出,这是军人的使命,也是我们的信仰。这么多年的准备,我们都不想错过这次真正上战场的机会,否则就愧对这身军装。”中国警卫分队被赞“王牌”作为首支参与联合国维和任务的安全部队,张革强和杨华文等人克服了各种各样的困难。警卫分队驻扎加奥营区后不久,老村长杜黑带着村民,满脸怒气地冲到中国维和营门质问正在警戒的中国士兵:“你们为何而来?你们荷枪实弹,会不会伤害到村民?”中国官兵用集训时学习的法语跟村民做解释,很快稳定了他们的情绪。随后,张革强和工兵、医疗分队长,带着一套中国国防白皮书、维和宣传册以及驱蚊虫药品到村长家中拜访。在轻松友好的聊天中,老人和村民脸上的疑惑和担忧渐渐变成了笑容。谈起首次派出安全部队的使命,张革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需要保持中立立场,面临的敌人更加危险和莫测。除了民间反政府武装,还有多股恐怖势力,很会打游击战。而我们的目的不是消灭敌人,是控制敌人。打与不打要把握好度,要把武力使用降到最低。”据了解,维和任务要求仅在自卫时方可使用武力,而有的时候区分向他们靠近的是难民还是携带人体炸弹的恐怖分子是个巨大的挑战。警卫分队二排副排长刘肖明介绍,他们几乎每时每刻都全副武装,每人每天装备120发子弹、急救包,确保3秒内能封锁大门,10秒内能到达指定场所。上厕所时这些装备都不能离身。在马里维和期间,中国警卫分队先后完成保卫战区司令部、为荷军提供全域防卫和697次机动巡逻、警戒护送等安全防卫任务,有效应对了大规模暴力游行、自杀性汽车炸弹、火箭弹袭击、武装交火波及、为难民提供庇护救援等60余起敏感突发事件。联马团司令卡祖拉将军称中国警卫分队是“联马团的王牌”。其防御设施和应急处置措施手段被东部战区树为“战区楷模”,要求全战区47个国家维和军人学习借鉴。在沙漠腹地执行建设任务的荷兰工兵,频遭恐怖袭击威胁。艰险危难之时,他们首先想到了中国警卫分队,请求为其提供安全防卫。荷兰建设任务区东邻加奥机场,三面环灌木丛,火箭弹爆炸声常常在周围响起。警卫分队抽调特战、排爆等专业40人组成精干多能的独立模块,采取“远方预警、狙击布控、空地一体、机动支援”等战法,在酷暑环境下连续执行任务8个月,经受31次火箭弹袭击、遏制多次近达300米的可疑武装攻击。“首次派安全部队国外维和”“首次承担对外防卫任务”“我国单兵装备100%自主研发,包括高科技防弹衣、新型头盔、高精度狙击步枪、自动步枪,以及单兵微光夜视仪”等亮点,都显示出中国此次维和任务的重大意义。“拥有你们是我们的骄傲。你们纪律严明、堪当重任,你们的部队将是精英中的精英。”这是联马团司令卡祖拉少将对中国警卫分队的称赞。多数官兵回国后查出肾结石但对于中国开始参与安全防卫任务的转变,外界有个别不同的声音。有的认为中国派出安全部队主要是为了保护中国在海外的资源,有的则担心这样的转变会进一步激化“中国威胁论”。对此,军事评论员宋忠平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无偿派遣这样多的部队来维和,本身就是在缓解联合国经费紧张的压力,对于联合国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但有些国家自己不愿意掏钱,不派军队,对于中国的一举一动总是说三道四,只能给人感觉他们是别有用心。”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维和问题专家理查德 高万认为,中国没必要在意这些观点。高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维和问题上,中国发挥着建设性的作用,但也一直很谨慎。当联合国在一些‘是非之地’面临更多威胁时,中国派出安全部队,这表明,联合国急需这样的帮助。”他认为,在马里,和中国并肩执行维和任务的有荷兰及北欧国家的军人,这样的合作也给中国提供了同欧洲国家军事交流的有利平台。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在10个月时间里,中国首批赴马里维和队员中共有11人妻子分娩,37人遇亲属离世。由于水质硬,大部分官兵回国后,体检结果显示有肾结石,有的多达十几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整个中国驻马里维和部队里的12名女性都来自医疗分队,其中女医生5名,女护士7名。中国70人的医疗分队同时担负加奥和基达尔两个大区共4700多名维和官兵的医疗保障任务。来自沈阳军区中心医院211医院皮肤科的主治医师赵凤莲回忆起初到马里的危险时说:“感觉爆炸声离我们很近,我们12名女同事头戴钢盔,蹲在帐篷里,极度恐惧。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可能回不来了。”外科护士许颖只有22岁,有时看到各种伤情、死人,闻到各种味道,即使饿了一天,也吃不下一口饭。许颖回忆起一次值夜班的经历,医疗分队一晚上及时救治了两拨、共12名因路边炸弹袭击受伤的外军维和官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8

[摘要]彭晓辉表示,社会对性的理解太狭隘,例如成人用品店大多名字起的很隐晦,但全世界70%性用品是中国生产的;法律禁止做避孕套避孕药广告,却不禁止流产广告,这种本末倒置的规定制约对性的认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职友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