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19 19:53:08

   北京时间10月31日凌晨消息,因为被市场视作美联储非正式公共沟通渠道而被称为联储通讯社的华尔街日报记者乔恩-希尔森拉特(Jon Hilsenrath)周三撰文指出,刚刚结束10月决策例会的联储实际上对经济和政策都采取了观望的模式,对决策声明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调整。乔恩-希尔森拉特认为,最新的决策声明有三个值得注意的要点:首先是对经济的评估没有什么变化,称房地产市场的复苏“某种程度上放缓”,相比9月时候的,认为这个领域正在增强的评估是弱化;声明称劳动力市场显示了“某种程度更进一步的改善”,相比9月时候的“更进一步改善”是一个更小的降级。简单来说,联储官员对经济表现的评估只有很少的变动。其次,联储认为金融状况在改善。联储在声明中去掉了对金融状况在过去几个月收紧的描述。这对上涨中的股价和长期利率近期的下降是一个赞成表态。联储还去掉了对更高的抵押贷款利率的担忧,这个指标相比上次会议的时候也是下降了。第三点,联储还是认为需要对资产采购项目进行缩减。联储再次使用了9月声明中的用语,显示官员们还是希望在经济改善的情况下退出债券采购项目。声明提及更广泛经济的“潜在强度”,并称选择“等待更多经济表现的证据”,才会开始调整债券采购项目。文章最后总结说,综合以上这些因素,联储并没有完全否定在12月对债券采购项目进行调整的可能性。但是这个判断也需要有强烈的前提,那就是这依赖于经济是否符合联储的预期。作为这一评估的一部分,联储官员们将会在12月的会议中更新他们的经济预测,这将会需要他们做出判断,这些对2014年内会有经济加速增长的预测目标能否得到满足。 (孔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从金融体制改革来看,未来的主要方向是人民币国际化。它既是对高烈度货币竞争的正面回应,也是借外部压力倒逼国内新一轮改革的契机。”邵宇表示 ]受美国财政等问题困扰,市场对于量化宽松(QE)规模缩减的预期时间较此前一致预期的今年12月推迟到明年第一季。 不过,时间的延迟并不代表市场可以摆脱QE缩减的宿命。美国经济逐渐恢复、欧债危机得以解除,在遭遇先前一轮的“洗劫”之后,新兴市场国家已出现分化。随着中国金融改革步伐的不断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仍将面临重重阻碍。 “QE退出后,中国的持续增长动力和发展逻辑可概括为‘七大改革驱动新三驾马车’。而深度城市化、消费升级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将成为重新启动增长引擎、全面升级中国经济的新‘三驾马车’。”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11月2日举办的南京亚太金融研究院开学典礼《后QE投资策略》论坛上表示。12月缩减QE概率较小在刚刚结束的10月FOMC(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美联储宣布维持每月85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不变,也未改变货币政策前瞻指引的措辞。不过,美联储在会后声明中表示美国经济仍然在温和扩张,这使得美联储年内缩减QE的可能性变得更加扑朔迷离。“美联储今年12月缩减QE的概率只有30%左右,明年1~2月是50%。”邵宇在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邵宇称,货币政策的决定,两个人物至关重要。一是鸽派代表、美联储主席候选人耶伦,另外一个是具有选举投票权的达拉斯联储主席费舍尔。而近期,考虑到现在的经济状况,费舍尔这位鹰派联储领袖要求QE立即退出的强硬态度开始软化,因此短期内不大容易形成一个立即退出的共识。 尤为重要的是,明年2月份新一轮债务上限的纠纷讨论即将展开。邵宇称:“在这个观察窗口里,联储应该会比较谨慎,加上最近的经济动能不会太强,因此可能要待2月以后债务上限明确结果的出现,美联储才会释放有关货币政策的明确信号。” 在香港北威国际集团董事总经理刘忆如看来,美国量化宽松的“药力”很强可以救命,却也十分危险。而命救回来之后,稍后就是调养生息,靠自己的体力恢复才可以走长远的路。后QE时期,经济复苏会带来投资机会,而现在实际上真正复苏其实还是在美国。既然美国已经开始走向复苏之路,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必须确保“真实且持久性”(Real and Sustainable)的复苏,因此QE缩减的时间必须要把握好。新兴市场的分化效应而在后QE投资中值得关注的重要一点,就是新兴国家会受到结构性的冲击。美国似乎将问题丢给了亚洲。刘忆如称,在QE中受惠最多的新兴市场国家在QE“离开”后,受打击最深,而每一个新兴市场的特性都需要关注。自6月以来,新兴市场普遍面临了一次资金流出的压力测试,部分市场货币、股市遭遇抛售狂潮。 “整个市场最紧张是发生在预期出现的时候,而全球市场特别是新兴市场已在这次教训中学到很多东西:首先,新兴市场一定要学会和市场好好沟通;其次,在经过压力测试之后,最糟糕的情况已经看到,市场充分学习和消化掉了可能引起的恐慌。当美国债务上限问题得以解决、真正的QE缩减来临的时候,将是一个逐渐暂缓的过程,其实是杯水车薪,并不会带来实质性的影响,也不会造成很大恐慌。”邵宇对本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新兴市场国家在这一轮危机的冲击中已经分化成为三个层次:一是双赤字,即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都是赤字;二是双盈余国如中国;剩下的是一盈一赤。邵宇解释称,投资者愿意把资金配置在账户双赢的国家,就中国来说,两个账户表现优越、经济体量够大、抗拒风险能力强,因此并不担心。而已经看到的人民币汇率一直在升值,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号。 在邵宇看来,QE退出后,中国的增长动力和发展逻辑可以概括为“七大改革驱动新三驾马车”。而深度城市化、消费升级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将成为重新启动增长引擎、全面升级中国经济的新“三驾马车”。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阻力犹存“从金融体制改革来看,未来的主要方向是人民币国际化。它既是对高烈度货币竞争的正面回应,也是借外部压力倒逼国内新一轮改革的契机。”邵宇表示。 正是在QE后,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经济体、第三大贸易国。在此背景下,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正式开始。中国开始尝试人民币跨境交易,主张贸易时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 不过相比之下,人民币的境外交易非常有限,且绝大多数国家并不主张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和支付,人民币国际化步伐缓慢。南京大学商学院副院长裴平认为,人民币真正国际化首先需要解决如何将人民币内外价值偏离的压力缓释这个问题,使人民币趋于真正公平的价值。 与此同时,中国的汇率决定机制被认为不透明,而中国本身仍未能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加上严格的外汇管制,使得人民币内外价值不能相互转换,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裴平对本报称。 在南京亚太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胡春田看来,人民币国际化取决于三个要点:经济实力、市场需要以及金融市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时间10月31日凌晨消息,在美联储周三公布货币政策声明以后,美国股市进一步下滑。投资者正在对这份声明的内容进行评估,业界人士认为该声明基本上符合预期,但也有一些美联储观察人士指出,政策变动可能来的比预期中早。美联储在声明中表示,该行将继续实施每个月购买850亿美元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债券的计划,指出目前失业率仍旧处于较高水平,而且美国政府的经济政策也仍在导致经济增长受限。声明公布后,标普500指数最新下跌10点,至1762点,跌幅为0.6%;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在声明公布后曾短暂上扬,但最新下跌75点,至15614点,跌幅为0.6%,此前曾最高下跌100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最新下跌23点,至3929点,跌幅为0.6%。分析师此前广泛预期,美联储不会对基准利率和量化宽松计划作出改动,原因是最近以来公布的经济数据表现不佳,且本月早些时候政府停摆事件也给经济带来了不利影响。许多美联储观察人士此前预计,该行将从明年3月份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Miller Tabak首席经济策略师安德鲁 威尔金森(Andrew Wilkinson)则表示,从美联储周三公布的最新声明来看,该行可能会更早作出这一决定。威尔金森指出,政策声明的整体基调以及美联储“并未在很大程度上考虑政府停摆事件的影响,这很可能意味着该行开始缩减量化宽松规模的时间将早于市场预期的明年3月份”。他指出,尽管,美联储的政策决定广泛符合市场预期,但这份声明中包含了有关住房市场的新言论。在声明中,美联储一段时间以来首次提到有证据表明,住房市场部门的复苏进程“在某种程度上有所放缓”。(星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手机报价太平洋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