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19 20:00:07

   北宋亡国根源早已埋下

很多人抱怨中国缺乏言论自由,但在某些方面,中国人的公共表达却自由得令人咋舌,譬如在网上谩骂甚至威胁他人,一些网民不只是口无遮拦,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他们不忌惮,主要还是因为相当多的国人把谩骂与威胁列入了“言论自由”的范畴,殊不知它们其实已是一种行为了,而这样的行为在法律上是被明确禁止的。谩骂行为有可能造成对他人的人格损毁和侮辱,威胁行为则是对威胁对象有可能实施具体伤害或侵害行为的第一步骤。这跟单纯的言论已然无关,跟所谓言论自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乡村,以及现代化发展中相对落后的地区,无可避免成为被观察的对象,很难主动输出自己的形象。当然,中国的公共媒体调查、学术理论研究、文学书写,向来有乡土观察的传统,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成为经典读物,“三农”在学术界一度是热点课题,乡村题材的深度报道往往引发强烈讨论。这些年来,网络新媒体快速繁荣,信息爆炸式增长,却让原本活跃的都市视野越发活跃,坦白说,对边远、落后地区,主动和探索性的观察,变少了。

丁牧指出,通常情况下,开国皇帝较容易在历史上留名千古,但宋徽宗却以亡国之君而知名,原因正是他的艺术造诣,而且这种影响至今存在。比如,宋徽宗流传下来为数不多的书画作品,已是稀世珍宝,令藏家不惜重金买入。早在2009年,他的《写生珍禽图》就拍出6000多万元。宋徽宗独创“瘦金体”特征鲜明,被转化为印刷体中的仿宋体、瘦金书体等,广泛运用。

有观点认为,宋徽宗生活奢靡、是北宋亡国的根源。丁牧认为,这种说法太绝对。“北宋的积贫积弱不是徽宗导致的,他不是一个始作俑者,但是,他是一个雪上加霜者。”

危机是如何造成的?丁牧分析,宋太祖开始,走“崇文抑武,虚外实内”的路线,提高文人待遇,削弱武将权力,对内的防备比对外防御更重视,长此以久,对军队战斗力产生巨大影响,导致兵力越来越多,却每每战败;北宋朝廷腐败,开支庞大,冗兵、冗官、冗费并称“宋朝三冗”,国家每年要开支大量不必要的花费,近于挥霍,让国库日渐贫瘠。

红色,历来被称为正色。古代儒家经典里指出,“恶紫之夺朱也”,以颜色来象征权力的正统性。同时,红色属于火焰和血液,和生命力直接相关,对于人的身体感官而言,所形成的刺激也最为强烈。红色不是温柔的色彩,它直接指涉着生命力的激发。中国传统新年,是红色喷涌而出的时刻,人们通过大量制造红色来营建人类社会的生命奇观。包括红衣、红灯、鞭炮所形成的火光、春联的红色背景等,都试图传达这样一个信息:我们还活在这个世上,而且生命力依旧强盛。


文章编辑: 虚拟天空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