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2:25:53

   北京时间11月6日凌晨消息,挪威石油基金首席执行官英利夫-斯莱因斯泰德(Yngve Slyngstad)周三表示,这个860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正在扩大多个新市场的证券借贷活动,作为寻求更高回报的战略的一部分,基金也计划在这些地方提供更多流动性。英利夫-斯莱因斯泰德在周三的一次讲座中说,“我们已经有一个证券借贷项目,但是我们将会扩大这个项目,成为一个更多类型的特定流动性定制策略项目。”他表示,“我们会很快确定更多细节。”代表挪威人民管理该国石油收入的这个基金持有全球股票市值的1.3%。基金正在进军新兴市场,并将中国视作全球投资战略中的关键。英利夫-斯莱因斯泰德在上个月曾说,在执政党更替之后,基金计划“大幅度”提高印度资产的持有量。挪威石油基金在6月发布的一份战略报告中说,基金将会在未来几年扩宽其风险敞口,寻求“不同的回报来源”,这其中就包括了在前沿市场的证券投资,将固定收益产品的投资扩展到更多新的货币种类。报告也指出,“在新市场和新行业进行证券借贷所需的基础设施将会得到开发。”挪威石油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该国的能源行业收入,基金需要满足政府提出的4%真实回报率的要求。挪威央行是基金的直接管理机构,央行行长奥威斯坦-奥尔森(Oeystein Olsen)曾说,基金需要多冒一点风险来增加回报。根据第三季度财报,基金1998年以来的真是年化收益率是3.7%,过去十年的指标是4.1%;过去十年的名义年化收益率是6.4%。 (孔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摘要]俄央行于周三宣布每日最多抛售3.5亿美元来支撑卢布汇率。卢布已经暴跌近3%。北京时间11月6日晚间消息,卢布汇率因俄罗斯央行大幅下调干预规模而出现自由浮动。华尔街媒体日前报道称,俄央行于周三宣布每日最多抛售3.5亿美元来支撑卢布汇率。卢布已经暴跌近3%。美银美林俄罗斯首席经济学家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实际上意味着卢布从现在开始将自由浮动。”经济研究机构Capital Economics的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尼尔-希尔林也是这么认为的。他还补充道,俄央行如此调整外汇政策应该能避免过去几个月的机械干预催生市场投机。根据以往的情况,每当卢布跌至汇率波动区间的下限时,俄央行就会抛售3.5亿美元支撑卢布。对此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评论称,卢布近期加速下跌,部分是因为这种机械干预模式可能成为市场单向投机对象。如今俄罗斯外汇储备仅剩400余亿美元,若像最近几周这样每日抛售25亿美元,可以说俄罗斯外汇储备经不起如此消耗。路透社数据显示,俄罗斯央行单单今年就已抛售680亿美元。虽然俄罗斯央行于昨日公布了新措施,但它也表示,若卢布汇率对金融稳定性造成威胁,该行将进行一次性大规模干预。对于俄央行的新措施,英国《金融时报》评论称,推动卢布自由浮动这一举措表明俄央行似乎打算相信市场而非采取汇率管制措施来打散金融危机风险。另一方面,交易者纷纷试探俄央行是否能承受得起“卢布贬值”之痛。正如标准银行经济学家蒂姆-阿什所说,市场想试探俄央行的决心,鉴于“市场情绪与之对着干”这种情况,一旦俄央行决定采取干预,就势必进行规模非常大的干预以推高卢布。(翊海)【美国Business Insider作品(简称“作品”)的中文翻译权及中文版版权均归腾讯公司独家所有。未经腾讯公司授权许可,任何组织、机构或个人不得对作品进行中文翻译或对作品中文版本实施转载、摘编或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行为,违者腾讯公司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北京时间11月6日凌晨消息,以坦率直言著称的沙特阿拉伯王室成员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Prince Alwaleed bin Talal)周三呼吁,应该创建一个主权财富基金帮助该国降低对石油收入的依赖。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是在港口城市吉达视察王国塔的施工现场时对随行记者提出这一看法的。他说,“我想要在这个开放的论坛上提出的是,需要有一个活跃的主权财富基金,将我们所有的多余的外汇储备,所有的钱放在一起。”和其他海湾产油国家不同,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中坚力量的沙特阿拉伯并没有一个主权财富基金,该国的收入盈余都被投资于央行控制下,名为SAMA外汇控股公司的实体。根据主权财富基金学会的数据,SAMA外汇控股公司截止2014年10月时候持有的资产价值是7570亿美元,据信其中的绝大多数是银行存款和美国国债等相当保守的资产类别。根据当地媒体的引述,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在发言中说,“挪威主权基金应该是我们的榜样,他们有超过8500亿美元的主权基金,通过它获得收益是400亿美元到50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几乎足够满足挪威的全部预算需求。”SAMA外汇控股公司的投资组合构成几乎不为人所知,是海湾地区最为隐秘的一个投资基金。这与相邻的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它们的主权财富基金在全球各地有非常透明的投入。其邻国巴林的主权财富基金Mumtalakat控股是英国汽车制造商迈凯轮的股东。基金管理层在这个夏天就其全球投资策略接受过CNBC的独家访问。报道也说,建立一个主权财富基金的提议实际上已经被沙特阿拉伯的立法者们讨论过,但是一直没有做出过决定。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在周三还说,“很显然我们的主权财富基金得到的收入不足以满足我们的全部预算,但是至少应该满足很大部分的需要。”阿尔瓦利德-本-塔拉勒王子在上个月刚刚致信沙特阿拉伯政府,严厉批评了政府对油价下跌的自满反应。当时布伦特原油合约的报价刚刚跌破每桶90美元。 (孔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时间11月6日下午消息,消息人士称,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今天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办公室与安倍进行了会谈。他警告安倍现在提高消费税很“危险”。会谈持续了30分钟,2名内阁官房参事本田悦朗和滨田宏一也出席了会谈。此前克鲁格曼曾表示,如果日本消费税提高至10%,对于日本重回通缩几乎是灾难性的。克鲁格曼认为安倍晋三错误的相信了部分人的建议。今年4月份日本消费税税率从5%提高至8%的决定有可能把日本的经济复苏拖下泥潭。安倍晋三正在考虑是不是在2015年年底把消费税从目前的8%再次上调至10%。不过,对此克鲁格曼持相反态度,他认为日本选错了方向,消费税应该降削减至5%,同时想办法提高通胀预期才是政府最该做的事情。克鲁格曼长期以来一直关注日本经济政策。早在1998年,克鲁格曼曾经表示,“除非政策制定者可以证明结构改革和财政扩张能够拉动必要的需求,否则推动经济增长的唯一可行方法是降低实际利率,而降低实际利率唯一可行的方法是想办法提高通胀预期。”经济学家对安倍晋三提高消费税的计划也存在分歧。安倍晋三的经济顾问本田悦朗(Etsuro Honda)此前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表示消费税提高计划应该推迟18个月。不过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亚当-波兹南(Adam Posen)则认为人们对现在经济增长乏力和消费税提高的反应有点过激。提高消费税对于日本弥补未来社会福利开支非常必要。克鲁格曼还对中国投资过剩可能引发经济泡沫表示担忧。(萧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美丽购物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