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3:42:49

   文章认为,如何让互联网成果惠民,是习近平这几年思考的问题之一
【编者按】 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火热进行中,虽远在大洋洲,但习近平心系着乌镇的这场互联网“盛宴”。11月19日,习近平发去贺词,他称“中国正在积极推进网络建设,让互联网发展成果惠及13亿中国人民”。 习近平是怎样布局中国网络建设的?20日晚,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学习小组”刊发文章,关注“习近平的6个‘互联网思维’”。文章认为,习近平对互联网的重视,既有现实考虑,又有战略考量。这六大思维包括:建设网络强国、保障网络安全、清朗网络环境、创新互联网技术、发展互联网金融和媒体融合发展。文章内容如下: 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把“信息化水平大幅提升”纳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之一。习近平对互联网的重视,既有现实考虑,又有战略考量。“互联网思维”,强调“民主”、“开放”、“参与”,强调“我思献人人、人人助我思”。互联网的发展需要大家共同参与,互联网规则也需要大家共同制定,互相尊重。习近平的贺词强调“互联互通共享共治”,其所倡导的价值观、安全观等也是“互联网思维”的体现。习近平的贺词向世界展示了一种大国的气度和风范:中国主动融入、主动互动,主动拥抱,与其他国家坦诚相待,并期望国内外的各界人士坐在一起,共同“头脑风暴”,探讨未来。学习小组从六大方面盘点2012年以来,习近平对于“互联网中国”与“互联网世界”的看法。可以看到,如何使互联网的发展成果惠及全国人民,让全人类共享,是习近平这几年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之一。(1)建设网络强国 “现在人类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历史阶段,这是一个世界潮流,而且这个互联网时代对人类的生活、生产、生产力的发展都具有很大的进步推动作用。” 2012年12月7日,习近平参观考察腾讯公司“信息化和经济全球化相互促进,互联网已经融入社会生活方方面面,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我国正处在这个大潮之中,受到的影响越来越深。我国互联网和信息化工作取得了显著发展成就,网络走入千家万户,网民数量世界第一,我国已成为网络大国。同时也要看到,我们在自主创新方面还相对落后,区域和城乡差异比较明显,特别是人均带宽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国内互联网发展瓶颈仍然较为突出。”“建设网络强国,要有自己的技术,有过硬的技术;要有丰富全面的信息服务,繁荣发展的网络文化;要有良好的信息基础设施,形成实力雄厚的信息经济;要有高素质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人才队伍;要积极开展双边、多边的互联网国际交流合作。建设网络强国的战略部署要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同步推进,向着网络基础设施基本普及、自主创新能力显著增强、信息经济全面发展、网络安全保障有力的目标不断前进。”“建设网络强国,要把人才资源汇聚起来,建设一支政治强、业务精、作风好的强大队伍。‘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要培养造就世界水平的科学家、网络科技领军人才、卓越工程师、高水平创新团队。” 2014年2月2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2)保障网络安全 “第八,关于加快完善互联网管理领导体制。网络和信息安全牵涉到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是我们面临的新的综合性挑战。从实践看,面对互联网技术和应用飞速发展,现行管理体制存在明显弊端,主要是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同时,随着互联网媒体属性越来越强,网上媒体管理和产业管理远远跟不上形势发展变化。特别是面对传播快、影响大、覆盖广、社会动员能力强的微客、微信等社交网络和即时通信工具用户的快速增长,如何加强网络法制建设和舆论引导,确保网络信息传播秩序和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已经成为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突出问题。” 关于《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说明“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是一体之两翼、驱动之双轮,必须统一谋划、统一部署、统一推进、统一实施。做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要处理好安全和发展的关系,做到协调一致、齐头并进,以安全保发展、以发展促安全,努力建久安之势、成长治之业。” 2014年2月2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当今世界,互联网发展对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提出了新的挑战,必须认真应对。虽然互联网具有高度全球化的特征,但每一个国家在信息领域的主权权益都不应受到侵犯,互联网技术再发展也不能侵犯他国的信息主权。在信息领域没有双重标准,各国都有权维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国际社会要本着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原则,通过积极有效的国际合作,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 2014年7月16日,习近平在巴西国会做《弘扬传统友好共谱合作新篇》的演讲(3)清朗网络环境“根据形势发展需要,我看要把网上舆论工作作为宣传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来抓。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人在哪儿重点就在哪儿。我国网民有近六亿人,手机网民有四亿六千多万人,其中微博用户达到三亿多人。……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要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加强网络新技术新应用的管理,确保互联网客观可控,使我们的网络空间清朗起来。做这项工作不容易,但再难也要做。” 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在全面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要抓紧制定立法规划,完善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等法律法规,依法治理网络空间,维护公民合法权益。”“做好网上舆论工作是一项长期任务,要创新改进网上宣传,运用网络传播规律,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握好网上舆论引导的时、度、效,使网络空间清朗起来。” 2014年2月2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4)创新互联网技术 “网络信息是跨国界流动的,信息流引领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信息资源日益成为重要生产要素和社会财富,信息掌握的多寡成为国家软实力和竞争力的重要标志。信息技术和产业发展程度决定着信息化发展水平,要加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信息采集、处理、传播、利用、安全能力,更好惠及民生。”“要制定全面的信息技术、网络技术研究发展战略,下大气力解决科研成果转化问题。要出台支持企业发展的政策,让他们成为技术创新主体,成为信息产业发展主体。” 2014年2月2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5)支持互联网金融发展“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国家都需要学习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的优秀文明成果,中国要永远做一个学习大国,不论发展到什么水平,都虚心向世界各国人民学习,以更加开放包容的姿态,加强同世界各国的互融、互通,不断把对外开放提高到新的水平。” 2014年5月22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上海外国专家座谈会,并希望与会人员在互联网金融创新方面多加思考多做贡献(6)重视互联网思维,实现媒体融合发展“我看到你们做的工作都是很重要的,比如在这样的海量信息中,你们占有了最充分的数据,然后可以做出最客观、精准的分析。这方面对政府提供的建议是很有价值的。”“今后在互联网的发展与建设中,从法规建立完善到技术的发展各方面,你们的意见都很重要,希望你们今后在这方面更多地建言献策。” 2012年12月7日,习近平参观考察腾讯公司“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和新兴媒体发展规律,强化互联网思维,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深度融合,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形成立体多样、融合发展的现代传播体系。要一手抓融合,一手抓管理,确保融合发展沿着正确方向推进。” 2014年8月18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小组第四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应该用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现实生活,用光明驱散黑暗,用美善战胜丑恶,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2014年10月15日,习近平在京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讲到互联网文学时,习近平特别鼓励两位互联网作家。

科幻文学专业课堂使用的教材 “伴随好莱坞大片《星际穿越》在中国的热映,科幻影迷们一面大呼“烧脑”,一面甘掏腰包过把瘾。与之相随的是,中国科幻文学渐渐在逆冬热袭。北青报记者近日得知,北师大“雪藏”多年的科幻文学专业,明年将迎来首位博士生。虽然科幻文学专业的生源情况和就业前景都并不清晰,但该专业唯一的授课老师吴岩教授笑称,人才会有的,电影会有的。” 核心 冷门专业默默无闻11年最近突然热起来 在北师大2015年博士生招生专业目录里,北青报记者看到“中国现当代文学”项目下的“儿童文学”方向,招生计划为1人。该专业的吴岩教授告诉记者,科幻文学是挂靠在儿童文学专业下的三级学科,今年首次拥有博士招生名额,“即使只有一个,情况确实比以前好多了,至少不会报考无门了嘛。” 自2003年起,“科幻文学”这个全国独家专业在北师大文学院默默存在了11年,而且只有吴岩教授一人在授课,所用的教材多是他引导翻译或编写的。曾有媒体报道过其遭遇的“冷遇”,8年一共招生15人,其中大部分学生还是被调剂来的,很多人对科幻兴趣并不高。 “截至我下两届,我知道的科幻迷在吴老师门下的,只有飞氘、郭凯和我。”两年前毕业于该专业的小荣说道,她现在是一家影视公司的策划人员。 不过,这个冷门专业由于《星际穿越》的热映突然热火起来。“我上学时就旁听过吴老师的课,因为人少,大家彼此都很熟。最近科幻文学特别热,旁听生也比以前多了,占了班里学生的一半吧。”曾在高校科幻协会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导师吴岩在自己的博客里近期更新了2014年秋季学期的课程大纲和书单,科幻迷们纷纷转载或留言,有外地网友留言“什么时候网上也能听您讲课就好了”。一位家住北师大附近的高中生还在线提问自己对科幻很有兴趣,是否可前去旁听。 据吴教授介绍,招收博士主要源于国内科幻理论人才的匮乏。小荣口里的“飞氘”,是近年科幻圈中小有名气的年轻作家,他曾在吴岩门下读研,硕士毕业那年因“报考无门”,他只好转去清华继续深造。吴岩教授对此有些遗憾,不过,明年首招科幻博士的计划一出,有意向的已有四五位人选,他们都和“科幻”沾点边,“有写科幻的年轻人,有对科幻研究有兴趣的,还有做科幻网站编辑的。” 困扰 生源:纯文科专业把很多理科生排除在外 即使手握博士招生的政策“绿卡”,吴岩还是流露出他这些年一贯的担忧。 科幻文学,尤其是硬科幻,需要很强的科学知识积累,理工科的知识积累很重要。然而科幻文学专业,科幻文学与文艺学、现当代文学等专业考生并无差别,这对理科生们实在不易。这道分数闸门,把很多非文学出身的科幻迷挡在了专业门外,他们中有志于科幻写作和研究的爱好者往往沦为“编外人员”。 因为依存于主流文学大旗之下,科幻专业的教研也很难体现出独立性。“写论文常常还要去借梁启超、鲁迅的光来给本专业增光添彩,像我的毕业论文就是有关梁启超的未来小说。” 就业:做职业科幻作家的就业前景黯淡 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该专业的就业前景并不乐观。曾就读于该专业的程女士现在某中学当了语文老师,“特别对口的大概是出版工作,去出版社做科幻小说,但这条路也很狭窄。”而为求一份好工作的研究生,大多最终放弃了“科幻文学”的主业。飞氘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当“科幻职业作家”的艰难,“中国现在还没有专职的科幻作家,而且专职科幻作家这个名称听起来也很不靠谱,别人会觉得你很不着调。” 观点 吴岩:相信中国的科幻文学市场会越来越好 在新媒体的冲击背景下,象牙塔里的文学转型和衰退的趋势多被媒体提及。《星际穿越》的热映,很多人不断拿它和刘慈欣的畅销小说《三体》做比照。《三体》的小说盛行以及改编电影的舆论浪潮,让今年已立项或投拍的数十部国产科幻电影备受瞩目。 虽然科幻文学在当今中国仍属小众文化,但当记者问起中国科幻文学是否正逆冬热袭时,吴岩笑道,“大环境是越来越好了。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在北京与科普创作工作者代表座谈时,历数了好莱坞著名的十位科幻编剧,他对情况的熟悉好让我意外。科幻这一题材在多媒体的衍生,并被大众媒体所接纳已是趋势。同时韩国的《雪国列车》、《来自星星的你》为我们树立了好榜样。” 本组文/本报记者 刘旭

“一镇一盛会,一网一世界。”11月19日,2014世界互联网大会在千年水乡乌镇召开。这是中国举办的规模最大、层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也是世界互联网领域盛况空前的会议。在为期三天的会期中,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主题的网络盛会将围绕国际互联网多个热点话题组织多场论坛与对话。作为互联网发展中的后起之秀和超级大国,中国正在以互联的思维引导互联网发展的走向与主流。互联互通,这是互联网的基本规律,也是互联思维的核心与本质。只有互联互通,信息不对称才能消除,资源才能共享,共识才能达成。互联网正通过互通互联的规律与思维,让“地球村”的预言变得愈加真实,也让“电子乌托邦”的预测变得不再遥远。毫不夸张地说,互联互通的思维,以及互联网的存在与普及,已经深层改变了人们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以及人们的行为、思考方式,人们不可避免地成为互联互通的产物与纽带,并养成互联互通的思维。因此,要想从参与者成为引导者,要想从建议者成为主导者,就必须尊重和把握这种互联思维,认识到互联互通对于中国,对于世界的意义和价值,才能实现身份的转变与角色的承担。显然,首届互联网大会已经认识到互联互通的意义,并把互联互通作为本次网络盛会主题的关键词。在互联互通的基础上,信息才可以自由安全地流动,观点才可以深层碰撞,共识也才能真正达成,互联网的新秩序方能建立,互联主流的走向才能掌控。当然,在把握规律之后,还需建立平台,形成载体。此次互联网大会就是一个稳定的促进、引导互联网发展的有效平台。如国信办主任鲁炜所言,“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就是要搭建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有两方面的内涵,一是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搭建国际平台,二是为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搭建中国平台,让全世界互联网巨头在这个平台上交流思想、探索规律、凝聚共识。”这是互联互通思维的体现,也是中国主动承担平台建设的自觉与热情。在一个开放的时代,中国需要互联世界,世界也需要互联中国力量。所以,我们看到,互联大会首先由中国承办,并将永久落户乌镇,每年召开一次。这种积极作为与主动担当,既是中国互联世界热切之情的体现,也是中国引导世界互联与互联世界的自觉体现。当中国已经当之无愧地成为互联大国之时,当互联世界与世界互联的发展前景广阔又深藏危机之时,需要有国家能够为互联网的发展提供指导性平台,以规范互联网的发展,以引导互联网的主流,从而让互联网的发展规避危机,迎接曙光。先有思维,再有平台,才可以建立规则,引导主流。互联互通让信息自由并安全地流动,让人们的分享和表达变得更加自由。但不容回避,互联互通的过程中也存在问题与风险:信息的过载与声音的嘈杂,知识的浅层与价值的模糊,表达的随意与共识的撕裂,不仅使个人容易在互联中迷失自己,甚至连国家也可能在互联的过程中失去方向。如何在互联网的共享与治理中实现合作与共赢,成为各国需要面对的迫切议题。所以,必须建立互联的规则与秩序,以保证互联网能够良性发展。这就是国信办主任鲁炜致辞中所提及的走向共识:“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多边、民主、透明保证了互联互通思维的一以贯之,同时也为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治理的依据与保障,而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则揭示了互联网发展的主流,这是未来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在这个主流的形成与壮大中,中国正在成为引导者,中国正在以互联思维引导互联网的主流发展。(李劭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文章编辑: 云南网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