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间2017-09-20 03:43:15

   在外地,只要时间允许,“书虫”陈子善就会去书店逛,浙江的书店,除了杭州,温州、宁波的他都很熟悉。

苏文洋印象中贺老先生体格清瘦,十分健谈,很有自己的一套知识,是个专心做学问、十分敬业的画家,“他聊的东西都比较实际,更多的是讲方法,不是讲理论”。作为一位艺术大师,贺友直淡泊名利、率真幽默,一直以“连环画的手艺人”自喻。1985年退休后一直画到现在,他曾说自己“现在比上班时还忙”。

“猫的天空”

“这是第一次正式地给民营书店开座谈会,希望以后能每年常态化。”

本报记者苏文洋在1982年时采访过贺友直,那时贺先生被借调中央美术学院任教授。苏文洋回忆,三十几年前中央美院就坐落在东单附近,贺友直也就在这给学生们上课,在美院他算是教连环画的第一人,陈丹青等画家都上过他的课。

本报记者苏文洋在1982年时采访过贺友直,那时贺先生被借调中央美术学院任教授。苏文洋回忆,三十几年前中央美院就坐落在东单附近,贺友直也就在这给学生们上课,在美院他算是教连环画的第一人,陈丹青等画家都上过他的课。

著名作家曹禺的夫人,清华大学法律系1933年级校友郑秀这样回忆上世纪30年代初期的学生时代:“秋季开学后,女同学可以自选同屋,分住二、三层楼,两人一室。因人数较少,个别同学可独居一室。我有幸分得二楼对楼梯口较小的一间。累了,远望窗前的绿树春花或冬日的松柏。渴了,就到走廊边小磁喷池前,喝几口清凉的泉水,顿时心旷神怡,精神焕发。洗衣室的一角设有木架,存放同学们换下要洗的衣物布袋,留待洗衣局工友定时取去洗,并送来洗净熨平的衣服。临大门口东面的走廊贴墙边处,安置一排木框镶玻璃的多格式信箱,按学号插放各人信件。传达室的电话随时可用。静斋的生活无疑是十分方便的。”


文章编辑: 易职通
>>相关文章
  • ·
  • ·
  • ·
  • ·
  • ·
>>图片新闻